移动版

农林牧渔行业:旗帜鲜明看多猪价,见微知著以正视听

发布时间:2017-08-27    研究机构:国金证券

猪价高并不意味着散养户能赚到钱。只有在高盈利的刺激下,散养户才会补栏。本轮猪周期中,我们发现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:从2015年8月开始,自繁自养和外购仔猪的头均盈利出现分化;同一时间,仔猪价格除以生猪价格的比例开始趋势性上升。这并非巧合,而是行业内部结构变化的结果,能繁母猪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,导致仔猪的供求关系趋于紧平衡,或者说仔猪越来越稀缺,相对于生猪越来越贵,自繁自养相对于外购仔猪的成本优势越来越凸显。

能繁母猪存栏的环比跌幅在今年下半年有望扩大。不仅仅是因为环保整治趋严,更重要的是能繁母猪的胎龄结构偏老。据了解,目前存栏的能繁母猪绝大多数是2013年补栏的,一方面2012年及更早补栏的能繁母猪都基本淘汰了(最多8胎,超过四年的必须淘汰),而2014和2015这两年由于猪价刚刚经历过深度亏损,养殖户手中的资金偏紧,没有能力补栏。尤其是2015年一季度,猪价二次探底,导致养殖户的信心崩溃,甚至出现了怀孕母猪被屠宰的惨象,印证了养殖户的资金链濒临断裂。从2016年至今,养殖户有能力补栏,却又受制于环保压力而无法补栏。经历过2017年二季度的猪价快速下跌后,大部分养殖户对后市预期悲观,叠加环保整治趋严,使得本就超龄服役的这部分能繁母猪(2013年补栏的)被集中淘汰。我们认为这一趋势在下半年将得以延续。

规模化养猪企业只是接收者,不是引导者。无论是在猪价上行还是下行期,规模场都只是猪价的被动接受者,而散户的进入和退出才是决定猪价涨跌的主要扰动因素。因为规模化企业的扩产行为是单向的,除非资本金或现金流出现问题,否则决不会因为猪价涨跌而调整生产计划;事实上,它们只会做两件事--扩张规模和控制成本。而散户的行为是双向的,在猪价上涨时补栏,猪价下跌时退出;并且总是在同一时间做出同样的行为,群体效应决定了猪价的涨跌都不可持续。除此以外,由于规模化企业的占比极低(行业前十企业的市占率不到5%),其行为不足以对行业的整体供给形成颠覆性影响。这种影响不局限于产能的扩张,还包括养殖效率的提升。

投资建议

散养户受制于环保政策的影响,这一养殖群体无法进行充足而有效的补栏,下半年能繁母猪存栏将有望继续下滑,基于对于未来猪肉价格的看好,我们继续给予行业“买入”评级。

推荐组合

我们推荐牧原股份、正邦科技(002157)、温氏股份、雏鹰农牧、新希望等生猪养殖相关标的。

风险提示

进口猪肉大幅增加、突发大规模不可控疾病、产能扩张不达预期。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